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为:业务交流
“管辖错误”应当成为再审启动的事由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2日 点击:

 

“管辖错误”应当成为再审启动的事由

          —浅谈《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的修改         

贵州宇辉律师事务所 姚仕海

 前        言

 

我国有一句成语叫“朝令夕改”,这句形容政令多变,让人无所适从的成语,在今天社会的管理者身上仍然比比皆是,但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这一层级规范性文件的出台相关权利机关是越来越慎重,规定的内容是越来越严谨。然而从20072012年中国政治经济均处于平稳发展的现状下,有一条法律在中国的最高立法机关短短5年内却经历了否定—肯定—再否定的过程,此处,笔者不想去谈论立法过程中的是与非,而仅想从执业律师的角度来谈论这一几经修改的法律。 

对中国的法律界来说,2012年是可以载入法律史册的一年。在这一年,我国最高立法机关对与人民群众有最密切联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进行了修改,同时这两部法律均在2013年的11日起开始生效。从两大诉讼法所规定内容可以看出,我国的立法和司法工作,从偏重实体公正到更加注重程序公正。特别是在十八后,这一转变更加明显和具体,新任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其发表的文章中高调的说出“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的宣言,这更是对我国司法审判工作从重视实体审理向更注重程序公正的诠释和指导。

我国法律和司法审判工作大的方向向更加重视程序公正前行的时候,笔者认为,在一些具体的程序性问题,却是不进反退。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在2012831日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从最终公布的内容来看,笔者关注到新通过的《民事诉讼法》第200条关于再审事由的规定,悄然删除了“管辖错误”可作为再审事由的规定。而关于“管辖错误”作为再审事由的规定却是在2007年《民事诉讼法》中刚刚增加的。最高立法机关在短短的5年内对这一法律条款否定—肯定—再否定的过程,已经充分说明这一法律条款存在非常大的争议,笔者从事律师执业工作十多年的时间,利用管辖这一条款,充分和最大限度的维护了委托人的利益,同时已因管辖的问题被折腾得伤痕累累。但我仍然坚持认为,“管辖错误”应当成为再审启动的事由。

一、“管辖问题”是人民法院审判工作中最大的程序问题。

关于管辖的问题,在我国的理论界一直有这样的一个观点,即“管辖制度本质上是一种人民法院案件审理权限的分配制度,即规定某一案件应当由哪一级法院以及同级法院中哪一个人民法院来具体行使审判权的问题,管辖错误的实质是法院内部分工的错误。”对这一观点,笔者认为,不管何种层面上来看,均是明显错误的,我国的《宪法》规定“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如果按照这一观点,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可以由检察院、公安机关来行使,人民法院可以行使公安机关的权利,反正都是一个国家,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是回到了打破公检法,不问是非的文革年代了。从法律这一层次来看,管辖制度的规定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规定和设置的,而并不在《人民法院组织法》里面规定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法院的法官在民事诉讼过程中应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关于管辖的规定,这应当是无容置疑的,民事诉讼法所规定事项不是仅为诉讼当事人和诉讼参与人规定的,人民法院更应当成为遵守民事诉讼法的楷模和表率。

不管是我国的法律还是其它国家法律,还有国际法院,在进行实体审理前均必须进行程序性的审理,即明确仲裁和审理的内容是否属于已立案法院和机构审理的问题,最近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争端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的举动,该法庭非常有可能在中国缺席的情况下进行审理,而我国外交部明确表示由于该法庭没有管辖权,程序存在问题,所作出的任何裁决均不合法。我国民事诉讼法关于管辖权异议的制度事实上就是一种程序性审理,而这种审理是关系到立案法院是否有权对案件进行实体审理的权利,当然应当是最重要的程序问题,不解决这一最大的程序问题,而强行审理,如果不将“管辖错误”这一最大的程序问题作为再审案件的事由,可能就会成为国际笑话,授人口实,称内外有别。

二、“管辖错误”不作为再审的事由,是弊大于利。

第一、管辖错误得出的结论,即使是对的,也没有多大的公信力。

我国既然在《民事诉讼法》中设置了管辖权制度,那该是甲法院审理的案件,就不应当由乙法院审理(均有管辖权的除外),如果不按照法定程序和法律规定,反而去违反管辖规定,乙法院将应当由甲法院审理的案件强行进行审理,得出的结论,不管正确与否,当事人会服判吗,老百姓会相信这中间没有问题吗?

第二、程序争议都会错误的法官,实体争议处理时不管是水平还是角度都应当存在问题。

经过几十年的立法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我国关于管辖的法律规定已经是非常的明确和具体,那一类案件应当由那一法院审理,相对于纷繁复杂的各类实体争议而言,管辖所涉及的程序争议和实体争议比较均简单明确得多,作为案件的审理者,如果对相对简单的管辖问题都是处理错误,无法现象他能够正确的处理和裁决实体争议,甚至有可能他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一名公正法官的角色上。

第三、“管辖错误” 不作为再审的事由,将鼓励地方保护主义。

在2007年《民事诉讼法》施行过程中,作为一名执业律师,曾向某位法院的领导讨教一件案子,在还没有陈述案子之前,他问的第一句话是,法律上案件该不该他所在的法院管辖,事后了解到,他说这句话有两层意思,首先,不该我管的案子我受理了最终可能因管辖错误成为错案,本人不冒风险;其次,同一案件,不同法院法官的观点可能迥异,说了以是白说。由此可以看出,2007《民事诉讼法》的施行,因为管辖错误最终可能被认定为错案,按照错案追究制度,遏制了很多想保护地方法院法官的不法行为。无独有偶,笔者办理的一件外地案件,在新民事诉讼法通过后,当地法院对《民事诉讼法》关于管辖的违反,简直是肆无忌惮,笔者的一家在贵阳的法律顾问单位(以下简称“A公司”)依照四川一家企业(以下简称“B公司”)的要求加工生产了一套设备价值70多万元,因产品的质量问题双方发生纠纷,B公司就以买卖合同纠纷将A公司诉至当地的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赔偿近300万元(当地中级人民法院的级别管辖起点为200万元),笔者代表A公司以合同性质为加工承揽,合同的履行地为A公司所在地,案件不是买卖合同为由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将案件移送合同的履行地和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审理,不出意外,中级法院的一审驳回了A公司的诉讼请求,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中院的一审裁定(对这一终审裁决,笔者并不意外,因合同的性质本身存在争议)。案件由此进入实体审理阶段,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支持了B公司100多万的诉讼请求,A公司对该判决提出上诉,四川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开庭审理后发现一审中存在的众多问题,事实不清,裁定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理该案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民诉法)第153条,二审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的,发回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该中级人民法院以B公司申请降低诉讼请求至190余万为由,直接将该案件移送B公司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审理,该中级人民法院由此从一审法院变为了二审法院。由此,生效判决将在原一审法院作出,按照新民事诉讼法,即使该管辖错误,也不可能因此申请再审。

三、完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减小“管辖错误”作为再审事由代来的负面影响。

1、接受审判,未提管辖权异议的所有案件,不存在管辖错误的问题。

《民事诉讼法》第127条第二款已经规定“当事人未提出管辖异议,并应诉答辩的,视为受诉法院有管辖权,但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除外。”笔者认为,这一条款的“但书”已经跟不上社会的发展,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应当由中级法院审理的大标的案件,只要被告人不提出异议,均由基层人民法院管辖。民事行为作为一种私权,作为当事人的合意或默认合意,人民法院应当不要过多干预,因此,本条款中的但书应当去除。这样,任何案件,只要接受审判,均不得以“管辖错误”再提起再审。

2、对滥用管辖权异议的惩戒制度。

     基于我国民事诉讼制度关于管辖权异议及上诉审理程序没有独立的程序时限规定,因此管辖问题由于当事人主观和客观的原因,由于一审、二审法院的原因,导致关于管辖权问题的解决往往颇费时日,因此很多时候成为好讼的、恶意的当事人拖延诉讼的手段。所以在充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的同时,也应当设立相应管辖权异议制度来限制诉讼权利滥用的可能。

3、善用指定管辖这一制度。

人类社会经济随时会出现新的事物和新的情况,如何去面对关于管辖出现的新的情况,我国关于管辖制度中的指定管辖就是一个可以很好利用的制度,当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无法确定管辖的归属,就应当提请共同的上级人民法院去确认或指定,而不是武断的区对实体案件进行裁决。

4、对人民法院造成管辖错误责任人的追究。

将管辖错误作为民事再审案件的案由,因管辖错误将案件从新审理,必然会造成当事人的诉累和审判资源的浪费,但这是作为一个法治社会应对付出的代价,笔者认为,管辖权的案件应当作为一件独立的案件,对它的错误同样应当执行错案追究制度,要让审理管辖权(主要是二审)法官为其错误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样,才能尽量减少这样的错案。

基于新《民事诉讼法》已经将“管辖错误”从再审的事由中删除,短期内要求立法进行修改的可以性是非常小的,笔者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就管辖问题出台新的司法解释,使得“管辖错误”从再审的事由中删除所带来的负面效果降到最小。


上一篇: 新形势下西部律师业务的拓展与创新 下一篇: 律师在社会冲突与利益平衡中的作用
律所概况 Company Profile
关于我们
服务范围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Contact

电话:0851--28421185

传真:0851--28438755

电子邮件:zyls0852@126.com

网址:http://www.yhlss.com/

律师事务所地址: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海尔大道众成花园二楼(富华国际广场对面)

 
友情链接 Links
 

版权所有:宇辉律师事务所     电话:(0851)28421185

电子邮件:zyls0852@126.com  网址:http://www.yhlss.com/
律师事务所地址: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海尔大道众成花园二楼(富华国际广场对面)


技术支持:诚联科技